大理白族网--大理乡村旅游网|大白网|大理吧|白族网|大理旅游网|大理信息网|大理生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04|回复: 0

美女成群,一场养眼的白族婚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17: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 r  t/ b5 y; r8 V4 o
  一直记得在南疆的那次旅行,偶遇帕米尔高原上的一场塔吉克族的婚礼。0 R6 m2 I) J7 K4 v
  那个夜晚,我们三个汉族的女人,挤在一堆少数民族中间,和他们一起载歌载舞到凌晨。第二天和当地人一起盘着腿,吃一碗手抓羊肉,看新娘穿衣打扮,听阿訇念念有词着古兰经....% r* v5 r. t8 d' r
  每次念及,脑海里便浮现那些热情灿烂的笑脸。帕米尔高原,因为那一场婚礼,留给我的记忆异常的美好。
/ H+ p" i* e" q0 r
. _/ u  o& s. o
20170201234531048441487_910.jpg

1 O+ q, \, _0 @6 l/ `+ z9 Y; j% t4 a3 e: i/ d: `0 c
  摄影/若有所思
( A$ e9 ]  M) G+ `* N
  U/ M: E  _% d; W. n8 g) @  X+ z
20170201234609251704783_910.jpg

. ]% w/ w5 k0 |9 ^1 a& y* ]" L) m+ k
$ p5 C3 e# S3 I: i3 ]  出镜/若有所思4 }2 @( G- `0 M. q2 Z* m; h
  所以当某一日刘哥说,过几天大理有一场白族婚礼,你来不来?来,不就2400公里么~~如此任性,打着飞的就去了。0 ?" A! d8 Y8 e6 [: C
  那夜我住在大理桃源人家海景别院,一个人的双人床上,关了灯没舍得拉窗帘,如白昼般的月光,星星点点的洒在窗外的洱海上,有一些恍惚,像是一场梦。7 x( `1 v6 l% @. P9 X" s
  在大理逛了几天,终于等来了那场白族婚礼。几乎整个桃园村的人都来了,流水席如此的壮观。5 S, R* u. Y" B5 E" M+ S- f
  满眼白族盛装的女人们,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像是从一场梦,到了另一场梦。
& s0 O) U2 L7 f- k9 y
8 G$ |7 _  c! b* F* r/ R( |+ N
20170201234613579648024_910.jpg
0 s! p' A: d+ f& S
8 ]# S! y! e! w% ?9 `5 b) ^
  摄影/若有所思
& s) o9 n9 {, ]) e9 ~  Q* d) y5 A. m3 o3 A
20170201234624048899834_910.jpg
  M+ |9 i6 J) |- {

& V# u" a* K& n; z9 F- {$ A) b  摄影/若有所思! X% ]# O) o  }  W$ ?
& Y( K* i$ ~4 M# L
20170201234512188860487_910.jpg

. j; n9 ?% P) G! w& l( B% z. y  ^' r. ]  K' U
  摄影/若有所思
& d/ O/ ^6 c2 Y: ~# Y5 c  似乎很多少数民族的婚礼,都是从跳舞开始的。
/ L; R* o: }9 f. {6 J& U  在婚礼的前一天,村里人都过来帮忙,杀猪的,洗菜的,每个人都有分工。我从海舌公园看完日落,回到桃源村已经天黑了,一到村口便听到喜庆的音乐声。走进婚礼人家一看,院子里挤满了人,许多红衣的白族女子在跳舞,气氛好热烈。2 r' m7 q* i  B( S: c2 W

- A( U$ v5 A9 c. |1 Y
20170201234601095128072_910.jpg

) h  q2 w9 i5 H. S' t+ b+ Q3 x* k4 ~/ I( n
  摄影/若有所思" ~) `6 s8 M& H" k; h8 M
  找了个位置坐着,一会儿便有个大哥端了很多碗过来,笑嘻嘻的问我:要不要来一碗饵丝?厚着脸皮领了一碗,刚好没吃晚饭。/ j; D) j9 F, o8 q3 k+ z0 O
  桌子上三三两两都是陌生人,对面的大哥也是游客,显然和我一样,是巡着音乐声闯进来的。我们聊着大理,聊着洱海,聊着白族姑娘,一不小心就把一碗饵丝吃了个底朝天。1 w# z/ r+ Z9 W2 n. Z7 [/ W( N6 H3 ~
  当地人和我们介绍着明天婚礼的细节,于是知道了明天结婚的是桃源人家的二公子,新娘才二十岁,最厉害的是,新娘的妈妈是79年的!
6 i3 s8 h7 K7 M! ?) ~6 h& e
) `" H' \8 G; [4 }  {
20170201234625970798381_910.jpg
! I" S+ w3 n+ z; g  C/ d/ M
2 Q2 {* J; ~9 w' o8 J
  摄影/若有所思8 g) V' Q. K  g. z
  在北上广,有些79年的女人,也许还没有结婚,而新娘的妈妈居然嫁女儿了。村民和我说,这里结婚普遍很早,女孩子都是二十出头,找一个村里的小伙子就嫁了。* O! V8 V! W  s7 K8 ~  l+ m" J
  多么简单和美好。在不谙世事的年纪,遇一个人,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小村庄里,结婚生子,过简简单单的人生。没有城市那么多套路,纠结,反复。1 ?9 ~. K+ s3 T
! b4 A' T" }: s. m9 K
20170201234517798576900_910.jpg
7 I9 [, i7 U6 \' e- i+ a9 A9 z
- l9 K6 u5 c! ?3 ?; o) L
  摄影/若有所思0 S9 b6 p  @+ g  k) x! U3 ]
  婚礼的第二天,我早早的披衣起床,站在桃园人家海景别院的阳台上,对着洱海金黄的日出,内心柔软。下楼吃了早饭后,便又去了那家婚礼的人家。- C& B4 D1 |3 S0 ?8 E( b
  每个人脸上都微笑着。在屋角,看到村里的人们都提着几个塑料袋在打菜。上前一问才知道,是给家里不能来喜宴的人带回去的。一脸盘的荤菜素菜,被红红绿绿的塑料袋带走。
0 [8 o! [) S$ H
$ f/ ^( H+ y0 m% E+ G( R0 n
20170201234523688969373_910.jpg

$ p9 j3 B& `4 |; V1 ^* o+ q8 H" }/ `) o$ }% k  Y9 A( d
  摄影/若有所思
2 U: x! Z# l0 \+ F6 `0 p7 p$ n" v6 \: l4 V  m' E
20170201234559438264392_910.jpg

7 M# n8 a4 y# G* |! U% k' {* D
! x; {/ r% a; i- u- X" V  摄影/若有所思& L( n. M% b+ ?: L0 m9 I
  走进院子,阳光下人们三三两两的闲坐着。老爷爷老奶奶一脸和蔼,让我想起我在天上的爷爷奶奶。% q* ^5 U* h8 h' @: q
  虽然语言不通,但我坐在阳光下看了他们很久。. M9 t, s8 e3 s+ N9 K6 X, j" f
  I: p3 l8 K7 b: j( _! {
20170201234527251567979_910.jpg

8 [0 c! n4 q! p! v! P; h6 u
& I3 X: }5 V2 E" B: A  摄影/若有所思
4 [" O7 ?1 ]& E. q) q+ G
7 t8 d1 V! J* D9 n6 j2 e
20170201234525470529889_910.jpg
5 o" Y/ t0 T( [5 ^$ z
& R1 e- I5 k+ n7 ?' D8 O5 W
  摄影/若有所思( x- e, ]  r; [) y% b" A
  也有和我一样,一个人独坐的。在热热闹闹的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
! u, l2 u; H4 J7 M' ]) |5 n3 ]
20170201234534860433764_910.jpg
4 f( i0 C$ f5 y2 [: I  K( g: P" b, z  I
( y' L& x" @; I, Z8 {/ \
  摄影/若有所思+ x! {* M  ^6 r  k5 f' X
  特别好玩的是,村民们出的随喜,是放在一大盆米里端过来的。然后一位看起来书生模样的叔叔,在一个红红的名册本子上记下名字,和多少斤大米。1 M$ b: T4 {; t; D0 ]* u+ t

6 z) g7 h; Z- O1 t* |" @) S6 W. w
20170201234606782572884_910.jpg
8 _' G) {: y0 R5 e. ~/ |) d% u8 k

' B" D& M; @, E5 O5 N5 o1 [7 T  摄影/若有所思! R; Y1 h7 j3 b  S+ Z' m
  继昨晚蹭了晚饭之后,继续蹭午饭。大理的生皮生肉和酸辣鱼是当地特色,等我一筷子夹下去放进嘴里,小伙伴才告诉我是生的猪肉。
5 G6 ]5 h! B4 M- k- o! i  刘哥说,婚礼上用的猪肉都是现杀的,也能追溯到是哪一家养的猪。所以这猪肉是顶好的,才能放心的生吃。
/ c8 V6 w! C, n1 ^6 Y  可,可我还是咽不下去啊~' q# q* e0 A' L1 T& f: M

+ Q, o! Z# D' x
20170201234619751238985_910.jpg

+ }( d/ ^0 h# o# J3 l& B5 _; s: @0 e- h* i/ _( t
  摄影/若有所思+ U& a+ u8 M2 v( F4 w! J
. |7 R; G4 X4 T, M& @5 ?1 [1 @

) X4 N5 `$ p3 W' y+ X5 u9 f- \0 e( C- ?7 j% L, a
  摄影/若有所思* I; _" c9 c3 c9 R
  午后,在举行了磕拜长辈等一大堆仪式之后,我跟着大部队出发去新娘家。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啊,把桃源村小小的巷子都挤满了。
/ A6 m% x! i4 A6 W$ H6 Z2 ]& y$ i  新郎家离新娘家也就一公里不到,走路过去就好。我们城市,婚车一排排的大排场,在这里是没有的。  Q) Z2 {0 s" K9 \
  抬起头,万里无云的蓝天,和刺眼的阳光,都忘记我在冬天。# |9 @) k) ?  D& X$ F0 @
: w- f3 X& j9 w* l, l4 `8 S
+ F9 |/ J* O# j& F

5 q" {, ~4 j7 J# x  X  摄影/若有所思7 O% I. \; B- q- Y8 Y3 `. z
  到了新娘家,屋里屋外也是挤满了宾客。一楼的走廊里,放着旅行箱被子等陪嫁的物品。镜框里放在人民币,里面夹了张银行卡,用红纸贴了十万。想来现在少数民族的经济条件也挺好的。8 x2 X& j5 E) Z6 H1 ]# ]* h
! P# H. y( [/ t# z" }" D3 F
1 D% I/ G) ^! g+ D

  m3 t" W, n% w8 l  摄影/若有所思# T* i$ r, i+ [- R" p" v, E
  有幸可以上到二楼,看新娘穿衣打扮,二楼是不允许男人上来的。伴娘们在楼梯台阶上放酒杯,说呆会要走二步喝一杯,让男人们一路喝上来。
7 m# f4 L2 A1 h# c& G2 t, E  那个二十岁就出嫁的白族新娘,由长辈们梳妆打扮。新娘没有穿婚纱,一身喜庆的红衣。头上那巨大彩色的帽子,颠覆了我的想象力,如此的夸张。后面的长辫上也全部插满了彩色的花,女人们挤在一起,争先恐后的和新娘拍合影。' t) c/ Q  e8 Z

. }2 u- l1 ]+ ~" H! i( p# |
  O3 o4 K  J& L: N- P9 r, t8 V) n% i! @4 L
  摄影/若有所思
- O4 U2 d2 ~; w  一双精致的手工绣花鞋,散发着传统精致的美。
& |5 U/ X5 O% g! G  V- u  l( P) d: e! M  w9 O& d; K
$ u) l' w. f1 |" @, o; z+ r
+ O, c; K% H/ W
  摄影/若有所思) m: p" v: \: ^- S
  伴娘团的一群美女,浅笑嫣然,一个个都好美。雪白的肌肤,大大的眼睛,同作为女人,都觉得好养眼,我要是男人,就留在大理了!. ^/ y% I, ~2 E' G# f. N5 y& i
- `7 i. P3 a" `, u
( S( M) I9 d4 K4 p! `1 h

( [2 y7 y0 a3 W! M  k" c  摄影/若有所思2 Z$ b) g% |& F9 Z" W: k
  在新郎和伴郎团突破重重难关后,新郎终于牵到了新娘的手。我在那样的气氛里,感受着喜悦。& W* \$ s+ G. Y; o: g
: y; J+ j! i. w# _4 |3 r0 q

) v/ e! T% I  F" n) R& U8 Q" }
' x0 @6 k& P8 E  摄影/若有所思" q/ s- e1 z) B% [# z5 T# p
  令我惊讶的是,返程去往新郎家的路上,我跟在人群的后面。鞭炮断断续续,人们走走停停。
. }  ]+ e/ `+ T8 ~) N  怎么停下来了呢?上前去一看,伴郎团在大街上围住新娘新郎,上演各种小游戏。这闹洞房,都在大街上闹的啊?  l8 r8 E; f4 \% G8 V) V
) B# G0 J/ J& S+ X) f) X

; f1 ~' O* g& p6 a
0 H8 @( @! m- I7 D& Q  R. W  摄影/若有所思5 Y( B2 i- b# L+ |. ], s) I
  我想上去看看都在玩什么损人游戏,可是人实在太多挤不上去。只听见不时的哄堂大笑,不时想要逃跑的新郎做着鬼脸~
3 I. |  h  |) h7 s( R1 ?  几乎全村的人都在这条路上了。情绪是会感染的,那一天,特别的快乐。此刻回想起来,都会微笑。
# h+ H+ B4 V1 Z) D- s, y# ]0 \) W  \. i& M

, E- K: \  J9 C8 o* h
' {0 Z7 U# `) C9 f0 |( N7 _  摄影/若有所思- B- A7 U8 }4 B6 Z

5 n: C" p! |6 |+ y* E/ l& A+ I0 j% \1 u- |9 W+ G
' M: `; ]: B3 n- H! C$ \
  摄影/若有所思6 Z  L( p6 E  P# o2 S( y# k6 o4 Z
  到了新郎家,又是磕拜等各种仪式。被穿着民族服装的白族女人们迷住了,谋杀了我很多的相机快门。
- U  k; T: ^/ m- f# Z/ [  晚饭依旧蹭的喜宴,喝了几杯青梅酒,很好下口,却容易醉。一桌子白族特色的菜,每一道都很好吃。6 C4 n+ ~# c' Z, N) Z! {( w2 B# |

% ]( T+ P, j% p- I5 \
0 M; x! e% g" B9 i. q+ W' y% D9 B8 T
  摄影/若有所思
# Z( o! z  n- S6 O/ l+ z  记得那晚,大亚遇见另一个玩民族音乐的朋友,喝酒聊音乐许久,渐渐天色渐黑,我看着刘哥,丸子,滑宾他们的笑脸。听着大亚开心的哼着歌,桃源人家的院子里,充斥着欢声笑语。4 S& Q: H( I" e9 N
  有人喝多了,有人喝趴了,我微醺的笑脸,入了谁的眼?抬起头,洱海的月已经升的很高,听旁边的女人说:在这里美女叫金花,帅哥叫阿鹏。
% N3 s8 {2 z- \  来来来,阿鹏,我们再走一个~~
' A! e9 V  t( r" e* O, \( P
4 U# w8 o' m, q* g7 G+ @
; J: F* X/ Q0 Q. u: v- Y" _, y: j0 c6 o. x
  摄影/若有所思' c4 ]7 k: R2 A$ C+ R
  深夜我回到桃源人家海景别院,在网络里分享着这一天的美好,快乐是需要分享的。一个人的房间,住了好几个夜晚,渐渐熟悉。我能听见自己哼着歌,对着镜子微笑。
2 J' U2 |- k3 u9 C$ P. C0 ^. ^) S1 }  晚安,洱海月。
% m  m. g! V9 Y( e: S$ i0 ]  关于作者:若有所思
+ g  }, f( A! N" o' g4 M  江南小女子一枚,>>天下常熟<<杂志特约主编,新浪江苏特约摄影师,阿兰若艺术生活掌柜...多个媒体撰稿人,旅行达人,旅行体验师7 Z0 B4 s6 c+ ~0 b- ]9 e* l4 F
  新浪微博:若有所思CS   个人微信:bainian03  微信公众平台:旅行日志0 {- ]( B) r* ]5 u! ~3 z6 w
  心中想去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能抵达!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