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 章 | 下 载 | 图 片 | 鹤庆之窗 | 大理旅游 | 大理之窗 | 鹤庆旅游 | 大理兰花 | 房产频道 | 网站建设 | 大理供求 | 
  您现在的位置: 大理白族网---鹤庆对外宣传网-大理信息网-鹤庆兰花网-鹤庆蚕丝网-大理兰花网-大理风光 >> 文 章 >> 情感空间 >> 正文
全站第一屏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 作者:数风流人物 | 转贴自:yahoo bbs | 点击数:15335 | 更新时间:2005/12/25 | 文章录入:下关风 ]

   第一章相遇

一个人在上海的日子应该是快乐的,起码有足够的物质保障、经济来源,每天不必按时上班,还可以随时下班,再加上有一群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幸福和满足了。

我住在一个市中心商业圈的边上,这是一个不错的小区,虽然只有几栋高层,但是物业管理依然很好,所以这里居住的多是一些有经济基础的人,虽然我不是其中一个,但是由于我肯把钱花在“刀刃”上,所以也成了其中的一员。

我每天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间走出居住的大厦,但是我知道只有到深夜甚至凌晨我才会回到这里,每次回来的时候基本上都碰不到人,但是让我碰见了她。

第一次遇到她也就是一次很普通的相遇,当我上了电梯准备关门时,她在后面呼喊着赶了上来,我以最快的反应速度按住电梯开门的按钮,给了她一个和我同搭一趟电梯的机会。

“谢谢。”她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女孩,也许是职业的缘故吧,因为任何人都可以从她的装束和她身后拖的那个小皮箱看出她的职业——空姐,这是一个对于我这样普通男人具有相当诱惑力的职业,虽然有人形容她们只不过是服务员而已,只是服务地点的海拔高了一点。

我微笑的点点头,尽力的希望给她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虽然我们可能永远没有机会认识她,但是给美女留下好印象是我一贯的作风,我怎么知道哪天哪个美女的哪根神经搭错了,那么我的机会就来了,我时常这么想,可是目前还只是停留在幻想阶段。

电梯在15楼停了一下,接下来就只有我独自上到我自己居住的17楼。从那以后,我每天坐电梯下楼的时候都希望电梯能够在15楼停一下,又或者当我回来的时候身后能想起那个其实我并不熟悉的声音,我们就这样一起搭乘了很多次电梯,却从来没有交谈过。

终于有一次再看到她的时候,她不再是一个人,在她的身边有一个高高大大很帅气的小伙子,从制服上来看我知道应该和她同属于高空从业人员,但是具体到底是开飞机的,还是和她一样是个高空服务员,由于我缺乏“航空知识”,就没办法判断了。我可以判断的就是他们两的关系应该是情侣级别以上,以及就外形来说我和这个男的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之上。

就当我决定再一次放弃对一个美女的遐想的时候,又让我看见了她。

“喂,醒醒,你一个美女怎么可以随意乱睡别人的床?”我在小区里的长椅上发现了她。

“恩?”她茫然的看了我一眼,小区的照明还是很好的,虽然夜深了,但是可以看出她红扑扑的脸蛋,再加上一身的酒味,就知道又是一个喝多了的美女。

“喂,你给点反应好不好,要不然我可不客气了。”我试图让她有些警觉而能够清醒少许,但是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她醉的已经达到可以让我任意妄为的程度。

“你到底住哪?”我虽然知道她住15楼,但是具体哪一间我并不知道,她只是完全将她的重量转嫁给我,完全不理会我到底在说些什么,站在电梯里我不知所措,几度试图将她弄醒,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她在醒过来几秒钟的时间里,将她胃里的部分未消化完全的食物“丢弃”在我和她自己的衣服上。

无奈之下,我把一个美女带回了17楼,我居住的地方。

第二天清晨,当我还沉睡在沙发之上时,就听见我的房间里传来一个女生的大叫声,接着一个穿着我的宽大T恤的女孩站到了我的面前。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她愤怒并且疑惑的看着我。

还没有完全睡醒的我茫然的摇摇头:“我记得我没做什么啊。”

“那你不记得的呢?”她接着问道,结果我由沙发上掉在了地上,我不记得的事情我哪里知道啊。

“你这个禽兽,你居然,你。”她开始发火将东西不分轻重的向我丢来,好在我的格挡和躲闪能力还算较强的,只是可惜了我自己捏的泥制烟灰缸。

敲门声适时的将我拯救了,门打开我看到王阿姨那张慈祥的脸,那丫头已经不知道什么时间躲到哪里去了。

“小飞啊,那个姑娘怎么样了?”王阿姨笑容满面的问道。王阿姨是个很有质素的“钟点工”,确切的说她是一个退休的工程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她成了帮助我收拾房屋的“钟点工”,只是她不用我付钱,只要我帮助她的宝贝孙子解决电脑上的问题以及传授电脑知识,可是她如果知道我和那小子相处这么融洽的原因是因为我经常传授他游戏秘籍和经常送他一些游戏里的好装备的话,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啊,没事,她还睡着呢。”我想这样回答应该是最不会引起麻烦的。

“是吗,那,这是那个女孩的衣服,我已经洗干净烘干了,要不要我再去帮她换上?”王阿姨还真的是个很热情的阿姨。

“我想不用了吧,她应该有自己穿衣服的能力。”我露出一个蛮尴尬的笑容说道。

王阿姨走了,这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又冒了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那张漂亮可爱的小嘴掘起一道优美的弧线。

“你…………,没事吧?”我谨慎的移动着,我哪知道她眼神里的那股杀气什么时候会转化为实际行动。她不说话依旧盯着我看。

“这,是你的衣服。”我又试探性的说道,并将她的衣服小心的放在沙发之上。

她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很温柔的说道:“洗手间在哪里。”

第二章 变化

这次遭遇并没有能够导致我和她这两条平行线相交,更不用说合并了,我依旧晚(间)出早(晨)归的颠倒黑白,依旧沉醉在网络游戏的虚拟世界以及和现实朋友的游玩之中。我的生活并没有因此改变,因为本来这种事情就不足以改变我的生活,但是另外一件事情却改变了我的生活,确切的说是老板的一句话。

一日深夜,我正在在游戏当中,与兄弟们跃马扬刀,奋力苦战时,就听见公司大门处有人进来,我们公司采用的是那种卡式门锁,每人一卡还具备考勤的功效,普通员工的门卡主要是用于考勤的,只能在上班时间可以用于开门,下班后就失去开门的功效了,而能够在这样的深夜开门的都是象我这样的高级员工。

可是当我看清楚来人的脸的时候知道他不是我们公司的高级员工,因为他是我的老板。我们公司一进大门就是一间很大很大的办公室,我的位置在最后排的一个角落里,谁叫咱是高级员工呢。整个公司的灯都被我关了,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我的电脑屏幕放射出惨淡的光芒,所以老板一眼就可以看到我。

“陆飞,这么晚还在忙呢。”老板歪歪倒倒的走过来,很远我就可以闻到一股酒气,敢情又让我遇到醉鬼了,只是这个醉鬼没那么美。

“是啊,手上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一下。”心虚的我敷衍道,要是让老板知道我每天早上从来不准时上班,晚上下班就开始利用公司资源却不做公司的事,不知道我这个高级员工的职位还能不能保住。

可是老板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察我的心虚,他甚至懒的往我的电脑屏幕上看一看,继续称赞我:“好,很好,如果公司每个人都可以象你这样尽心尽力的工作,我们公司的发展就会更迅速,公司发展的好,我作为老板是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哎,可惜这一点不是每个人都明白,所以就更加显得难能可贵,你是好样的。”

“谢谢老板夸奖。”被老板这样夸着,我还真的体会到汗颜的感觉,后背瑟瑟的发凉。

“我要认真考虑一下对你的使用问题,把你放在目前的职位上,完全不能发挥你的能力,明天,就明天,我要重新对你进行任命,我要好好的让你发挥你的能力和你的热情。”老板说道。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老板是不是真的醉了,还是真的认可我的工作表现,我开始被“使用”了,我的职位确实提升了,我的薪水确实增加了,但是我的“私人时间”没有了,我被老板发往广州及北京的分公司负责市场工作,从此我就开始了北——上——广三地奔波的生涯。

说实在话,我做高级员工也有段时间了,但是坐飞机却从来没有过,打小就有恐高这毛病的我,连站在高楼上面都不敢靠近边缘,为了这个原因我已经至少放弃过N(N)5)次公司或者朋友组织的免费旅游机会,其原因就是需要搭乘飞机。但是,今天,为了保住高级员工职位,我只有牺牲了我的坚持,开始乘作这种号称事故发生率最低的交通工具。(经过统计飞机确实属于事故发生率最低的交通工具,问题是死亡率却是最高的)

第一次去机场,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除了对作飞机的恐惧心情之外,还有对漂亮空姐的遐想,我甚至在考虑我是不是会在飞机上遇到她,遇到了之后我该采取那种方式打招呼这种细节问题。可惜的是,等我已经克服了坐飞机恐惧的时候,我都没有遇到过她。另外,空姐的美丽程度也着实让我大大的失望了,也许漂亮的空姐都去飞国外线路了。

不过失望归失望,这种高空服务员的质素确实比普通服务员高了很多,所以每次旅途里那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我基本上就不秉承我一向坐交通工具就睡觉的习惯,而是时刻注意是否有美女出现,就算是空姐当中没有,我也寄希望于乘客当中能够有几个养眼的亮丽风景。有时候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外面一片白茫茫的,真觉得自己是整个机舱中素质最低的一个,成天就惦记着美女,而且只能停留在意想的阶段。

我在上海的“家”因此也经常闲置,回去的机会越来越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自从那次之后,我没有再遇见过她,对于她的幻想慢慢的被我收藏起来。

时间在你年轻的时候总是过的很快,很不经意,在我和别人还在激烈争论一个超过25岁的男人还对游戏保持强烈的兴趣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她在我的记忆中将要永远停留在“一个住在我楼下的并曾经和我同住过一晚的漂亮女人”这个如此有意味的定义上的时候,她又一次出现了。

    第三章 再遇 (上)

公司由于一个项目非常的成功,要搞个类似庆功会的晚会,每个人都很兴奋的样子,但是每个人的兴奋点却不一样。简单点的人只因为可以获得公司的福利而高兴,复杂一点的希望能够在这次庆功会上博取某位异性的赏识,再复杂一点的希望可以在这次庆功会上博得老板的注意。我们公司的庆功会虽然是内部的,但是每次都会莫名其妙的多出来很多帅哥美女,至于怎么来的,我从来没有去考证过。

我怎么也算是公司的高级员工,出席这样的场合穿着上一定不能给公司丢脸,我把仅有的一套上万元的西装套在身上,犹豫了很久将我在易趣用300元买的一块仿的欧米茄带上。之前我用了20分钟把这块表和原图做了详细的对比,确认以我的水平是分不出真假的,出发前还去发廊将我的发型做了些许整理。

在庆功会上我终于又看到了她,惊艳的程度足可以压住二分之一的全场,因为我们老板身边站着一个另外的二分之一,虽然我的眼光死死的盯住她,希望她可以有所感觉,并且上来和我打个招呼,在这种场合如果能有这样的美女主动和我打招呼,可以极大的满足我的虚荣心,可是她似乎从来没有注意到我这个身穿万元西装戴仿欧米茄手表的高级员工,只是和她自己身边的女性同伴低声谈笑着。

我几乎将用餐时的所有时间去考虑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应该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虽然这样在虚荣心上的满足会少了很多,但是即使少了还是有的,在我决定前我需要上一次厕所。当我从厕所的门出来的时候居然让我碰见了她,我和对视了三秒钟。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在我的坚持下,终于“迫使”她先开了口。

“在这里,当然是上厕所了,难道吃饭?”我指了指厕所上面的标志。

“讨厌。”说完她就转身进了女洗手间,我站在门口郁闷了很久,我这么经典的回答居然不能让她再多和我说上几句,并且我居然将这么宝贵的打招呼的机会浪费在洗手间的门口,没有人看见,我怎么满足虚荣心?可是我怎么也不能站在女洗手间门口等她出来,我只好选择独自回到大厅。

等她再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她似乎又忘记我这样一个人了。用餐后的舞会一样的无聊,跳舞本身就是一种无聊的运动,就是一种给不认识的男女一个合理拥抱的理由,尤其是那种慢的象走路一样的舞,我这个有大男子主义的人曾经在学校的时候就因为女朋友在不得到我的允许并且不在我的陪同下前往学校的舞厅跳舞而被我剥夺了做我女朋友的资格,虽然这个女朋友也是我从学校舞厅里面跳回来的。但是就因为如此,我更加的厌恶跳舞这种运动,一想到我那些舍友在每个周末去参加舞会前的丑恶嘴脸和参加完舞会后的那些无耻言论,我就对这种运动产生很大反感,虽然我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但是人就是这么自私,允许自己去那种地方勾搭其他人的女朋友,而决不允许自己的女朋友在那里被其他人勾搭。

我又看了远处的她一眼,我想离去了,因为我的妒忌心不允许我看着一个我还算认识且非常欣赏的女孩去和我不认识的男人跳舞,我知道这种心理很阴暗,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这样想。在我又看向她的时候,一个很绅士的男士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我听见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拒绝他,拒绝他。”妈的,我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我这些无聊的想法为什么总是将我自己这么赤裸的呈现给自己呢。当我看见她很礼貌的拒绝了那位很绅士的男士的时候,喜悦的心情就象在游戏中获得了一件顶级的装备一样。

“可以请你跳支舞吗?”一个悦耳的声音飘进我的耳朵,我把眼光从她的身上移到我的旁边,发现另外一个二分之一站在我的身边。我们老板还真会“体贴”下属,反正他每次身边的二分之一都是不同的人,我也乐得接受这种“恩惠”。在这个时候我又开始觉得跳舞有时候也蛮有趣的,贱就是人的本性。

我在场中“享受”着这个二分之一带给我的虚荣,接受周围羡慕的眼光的时候,一道不一样的眼光投射了过来,我感觉到她看我的眼神,我甚至感觉到当中的一丝哀怨,虽然她也许只是随意的一眼,但是无论她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我都会把她定义为哀怨的眼神,就当我自恋好了。可惜快乐是短暂的,一曲结束后我又回到一群和我一样的单身男同事当中可怜的坐着。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和这群跟我一样无聊的同事乱侃打发时间,主题很快的又到了她的身上。

第四章 再遇(下)

“那边的那个美女很难请动哦,到现在为止一支舞都没跳。”看来很多人都在注意她的举动。

“你去试试,说不定你行。”我随口插了一句。

“我?老大,我看应该你去吧。”这群家伙的眼光一起看向我,我是他们的头,他们的部门领导,他们都喜欢叫我老大,在他们的心目中我的地位还是崇高的,毕竟我以和他们一样大的年龄,领取比他们多四、五倍的薪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说不行,那一定会打击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再说我也为自己去请她跳舞找了半天的理由,现在有个现成的,正好顺水推舟。

我带着这群家伙对我的崇拜,径直走向她,随着离她越来越近,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我在很短的时间里思考了数十种被她拒绝后的反应,以及如何面对那群家伙。就在我走到她面前还没有来得及伸手请她跳舞的时候,她居然指了指她身边的空位说道:“坐啊。”我顺势坐在座位上,起码这样避免了当众请她跳舞的情况,我可以私下和她说,即使被拒绝也不会太丢脸。

“你怎么不跳舞?”我试探性问道。

“你是来请我跳舞的?”

“算是吧。”

“我今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跳过哎。”

“我知道。”说完这句我就后悔了,那不就承认我一个晚上都在注意她,在气势上就完全输了。

“那你不怕我和你跳舞,引来别人对你的仇视?”她开玩笑似的看着我说。

“你以为我坐在这和你聊天就不被别人仇视了?”任何美女都是喜欢别人恭维的,她也不例外,起码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不那么明亮的灯光照射在她浅浅的酒窝上,那种甜美真的可以醉人。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跳舞吗?”

“需要理由吗?这里有值得你和他跳舞的人吗?”这次的恭维似乎不太恰当,她瞪了我一眼。

“讨厌,其实,我不会跳舞啦,而且是一点都不会。”她耸动她可爱的鼻子很郑重的说。

我很喜欢她的答案,因为我天生厌恶这种运动。我决定用自己取得的这个非常有利的地形近距离和这个“美女”来一个更深入的谈话,可是又一个也可以说长的蛮漂亮的女孩走到她的身边,在她的耳朵边叽咕了几句,我的第八感小宇宙告诉我一定不是好事,因为我和美女的认识、熟悉、更熟悉的过程从来都是漫长且充满艰辛和曲折的。

果然,她很礼貌的回过头对我说:“我有事要先走,下次再聊吧,拜拜。”

我也很礼貌的站起来说道:“那我送你出去吧。”我知道我这样做绝对是一种绅士的风范,但是我的本意并不在此,因为我希望能够一直把她送回家,因为她住在我家楼下。

走出大厅来到户外,天色已经全黑,但是这座城市的灯光还是那么璀璨,一阵凉风吹来,将我身上因为紧张出的汗带走,我感到一丝的畅快,我是一个懦弱的男人,在美丽的女人面前我总是那么的紧张,虽然我无数次的用各种办法来“治疗”我这种毛病,但是结果都是无效。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我也不知道今天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她的美丽与众不同,我终于将从大厅走到这里在心里已经念了76遍的话说了出来。

她没有立刻回答我,只是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感觉她在思考,我的心开始加速……可惜的是那个还算蛮漂亮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感到有些讨厌的女孩又说话了:“冉静,走吧。”

她又看了我一眼,说道:“今天我回宿舍,不回那里。”说完笑了一下离开了。

我也无心去继续那个对我已经失去意义的晚会,并且我已经“成功”的让那群家伙看到我和美丽的二分之一一起走出大厅,明天我将可以大量的接受他们的羡慕来满足我的虚荣了,所以我选择了回家。

    第五章 艳遇(上) 

躺在我这张柔软而宽大的床上,我又想起了她,不过今晚总算有些收获,起码我知道她叫冉静了,而且她似乎并不长住在我的楼下,这也许是我不太容易遇到她的原因吧。 

泡吧是我生活中一项比较重要的娱乐活动,因为在酒吧里也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MM,虽然我很少去和她们搭讪,但是坐在一边欣赏一下也算是调剂生活,我一直都停留在欣赏为主的层面上也许行动对于我来说过于困难。今天晚上,公司里那群家伙似乎对昨天晚上的晚会并没有尽兴,所以又一起来到这个据说美女很多的酒吧来HAPPY一下。 

其实在这个城市中,我始终认为不应该只是男人无聊,他们三五成群的来到酒吧,喝酒、划拳、做游戏,如果只是男人,那就是无聊中的无聊,既然酒吧中有许多没有男伴的女人,那么我可以断定这些女人同样的无聊,女人需要男人和男人需要女人是对等的,虽然这个道理全天下的男人都知道,但是在酒吧里敢于陌生搭讪的人似乎并不是很多,搭讪的成功率也不是很高,至于原因是什么,也皇呛芮宄? 

中国男女的比例从来就是男多女少,但是今天晚上在这个酒吧中形成了局部性的不同,女性的数量居然超过了男性,甚至可以达到两倍,这个情况足以让那群家伙包括我有一丝的兴奋。在我们的周围不断穿梭着各种各样的漂亮女人,虽然她们的漂亮不那么的真实,是借助化妆品、服装以及昏暗的灯光形成的“伪漂亮”,但是伪漂亮也是漂亮,她们胸前的起伏荡漾,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在这个时候都可以刺激到在她们身边的男人们。 

在今天晚上这么好的局面下,那群家伙决定有所行动,三两成群的开始尝试着去和那些伪漂亮的女人们接触,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这并不代表我清高,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以及我还没有聚集足够的勇气。 
第六章 (艳遇下)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人在注视我,应该来自于我右方45度的地方,我装作不经意的用眼睛的余光去观察,我看见一个伪漂亮的女人,她夸张的长长翘翘的睫毛,鲜艳的嘴唇,丰满的胸部以及圆润的小腿足以让我的呼吸加速,虽然我知道那睫毛是假的,那胸部也未必是真的,那唇膏的颜色有些俗气,小腿的皮肤也许很差,但是我依然欣赏这份漂亮,她完全可以构成对我的吸引。男人就是这样,天下没有不花心的男人,只有没有能力花心的男人,虽然我知道在我的心中冉静已经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但是在我还没有能够占据冉静心中一个重要位置的时候,我不妨把剩下的位置暂时给别的女人。 

事情出奇的顺利,也许是因为我今天打扮的比较帅的缘故又或者和我同来的那群小子对我的恭敬引起她的兴趣。一个多小时后这个女人就和我一起前往我住的地方,对于一夜情这种东西其实从骨子里我这种受到传统教育比较深刻的男人是反对的,因为这会使我对女人丧失基本的信心,让我觉得全天下稍微漂亮一些的女人都很yin荡,但是当我自己第一次面对的时候,我却不反对我自己。 

电梯缓缓的上升,我的心却开始下沉,矛盾的心理在我的内心不断的交战,原始兽性对我的诱惑开始逐渐的战胜我最后的道德观念…… 

“叮”的一声,我以为电梯已经达到了,我习惯性的抬头看了一眼电梯上表示搂层的数字——15,我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按在15上面,而17也鲜亮的呈现在那里。 

“对不起,你还是走吧。”我说出这句被那个女人鄙视的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躺在床上的心情是后悔还是庆幸,这个世界来的太纷乱,我开始迷失自己,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门铃的声音把我吵醒。

   第七章 亲密接触
“怎么了你?不用那么惊讶吧?”冉静居然站在我家的门口,带着得意的眼神看着我,象她这样的美女主动光临我的家,我不表现出惊讶那是不礼貌的。

我依然堵在门口持续我的“惊讶”,冉静居然很自觉的从我的手臂下面钻进了客厅,又很自觉的进了厨房,这时我才注意到她手上拎着两袋东西,厨房里传来她的声音:“我家的冰箱坏了,这些东西暂时在你这寄存一下哦。”

冉静这丫头,不仅人长的漂亮,声音也这么好听,非常的柔和、纯正,声音中没有“杂质”,听起来都有些冲动。都什么时候了,我居然还在想这些心思,我又开始训斥自己。

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冉静从厨房走出来,一付很满意的样子指着我说:“不许乱动我的东西,我走了。”还不等我给她点表情或者反应,她就离开了,当我把门关上的时候,我就有了去看看冉静到底在冰箱里寄放了些什么东西的想法,我的偷窥欲望怎么如此的强烈。

我暂时克制了自己的欲望,但是当我梳洗完毕,轻松的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又开始对冉静到底放了些什么在我的冰箱里产生浓厚的兴趣。

“口渴了,去冰箱拿罐饮料。”我对自己说,这是一个绝对正当的需要打开冰箱门的理由。冰箱门打开,冉静的东西居然被各式各样的小袋子装着,我根本无法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如果现在伸手去拿饮料,然后不小心碰到了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掉在地上,我帮她拣起来,然后重新收拾好,这应该不算偷窥吧。”我自言自语的盘算着,忍不住还是骂了自己一句,想偷看就偷看吧,还给自己找什么理由,反正现在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看了也没人知道,这世界上谁没点偷窥的欲望,何况是她自己把东西摆在我的冰箱里,只是叫我不要乱动,也没说不许我看。
说服自己打开塑料袋,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食物又或者什么可以引起我兴趣的东西,只有各种各样的化妆品,丝袜等等,这丫头把这些东西摆在冰箱里做什么?

第二天,冉静又来了,她气喘吁吁的抱着两床被子对依然不太清醒的我说:“你看,今天的太阳多好啊,还睡,帮我把被子拿到你们家阳台上晒一下啦,我家没地方了。”晒被子这种只有我妈才会叫我做的事情,原来这样的美女也要做的啊,美女把被子丢给我就又想遁走。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文章:永远等你先挂电话
下一篇文章:夜深了,你的手机关机吗?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大理双廊介绍[144]
· 大理宾川鸡足山景区[72]
· 苍山国家地质公园介绍[73]
· 大理古城[65]
· 大理蝴蝶泉公园[60]
 
· 做调查,参加调查问卷得奖品…[4848]
· 亚洲最大的免费交友中心[53191]
· 更全更好操作系统全集下载…[15860]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15334]
· 关注本站现在已经推出的服…[5653]
  ·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虚位以待
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网络及网友,文章及图片等的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同时,本站欢迎投稿,投稿用户请先注册,之后联系我们审核,通过后自行发表,也可以直接发邮件投稿,谢谢!

谢谢合作!